阵面对决原创故事「炽血」总集篇——迷城崛起(下)
  • 作者: 管理员
  • 发布时间: 2018-01-29

 

  和“迷城”的决战即将到来,然而一切的准备,却尚未完成。“血婆娑”正面临着失败,越来越多人在对抗“迷城”时反被吞噬,化为“迷城”的奴役。张心岂、向十三和三哥决定一同去寻找新的办法。这时,三哥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和一个神秘仪器发生过感应,说不定那个仪器能够帮上忙。

  三哥凭着印象很快带着向十三和张心岂找到了那个仪器。向十三一见到仪器就惊叹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六爻乾坤仪’!据书中记载,有预知未来的功能!但是传闻在数年前,它落入孙权手中,并且最后被摧毁了呀!”说罢,向十三在行囊中找出了一本记录奇闻异志的书,开始研究这个神器的用法。

  而三哥只是将手放在“六爻乾坤仪”上,仪器便产生了巨大的反应,开始运作了起来。三哥的脑海中,印现出一个可怕的景象 ,无数的怨灵从天而降,“迷城”的幻象遍布世间每个角落,所有人都被“迷城”所蛊惑,仿佛失去了灵魂,如同行尸走肉。之后,三哥看见了自己,无助地站在人群之中,不知所措。接下来的一幕却震惊了三哥,许多的记忆如同拼图一般在三哥的脑海中拼接在一起,三哥被吓得向后退了两步,差点儿因为没站稳摔倒在地,还好被向十三和张心岂扶住。

  张心岂和向十三一脸茫然,问三哥到底看到了什么,三哥告诉他们只是看到了一些普通的未来景象。他看见在不久的将来,司马懿将会发动政变夺得大魏的实权,之后,大魏将会面临一场权臣之间的利益斗争,无数人会死于非命。

  司马懿死后,他的两个儿子司马师和司马昭统领朝政,并且一直在打压其他权臣。而后文钦起兵勤王,要讨伐此时专权的司马师。这场被司马家称为“叛乱”的行动最后被镇压,文钦见自己的失败无法挽回,便带着自己的部下一起逃亡东吴。不过,因为文鸯在某次突袭中惊吓到了司马师,加上司马师本身就有顽疾,回朝后不久便殒命。司马昭因此揽权。

  司马家在朝中势力独大,少有可以与之匹敌的力量,而诸葛诞是少数能够与他们进行抗衡的势力之一。司马昭意欲效仿曹丕,逼迫曹髦退位禅让,但是又怕诸葛诞以此借口起兵造反,到时候自己在道德上处于劣势,于是听从贾充的建议,征召诸葛诞回朝。诸葛诞知此次征召必有猫腻,不能应命,无奈只能进行反抗,于是起兵造反。这样一来,在道德上,诸葛诞反而处于了劣势。

  诸葛诞叛变,得到了吴国的支持,司马昭怂恿曹髦御驾亲征,将诸葛诞成功塑造成了一个叛逆之徒的形象。诸葛诞凭寿春城中余粮尚足,决定死守寿春,等待东吴援军赶到。而文钦、唐咨等人趁寿春尚未被魏军包围,带部队冲入城中,与诸葛诞一同死守。

  司马昭见诸葛诞要死守寿春,决定采取围城的战术。他下令在城下扎营,等待时机。诸葛诞本想利用寿春每年常有的大雨天气,等淮河涨水,淹没魏营,再作打算。却没想到那年寿春遇到了久违的大旱,诸葛诞的计划泡汤。同时,东吴援军因为遭到数次阻击,加上寿春已被团团包围,几乎没有突破可能,竟退兵回府。

  双方相持,寿春城内粮储快要消耗殆尽,最终决定尝试突围。但是魏军的包围圈太过强大,突围最终失败。文钦提出将北方俘兵全部释放,以节省粮食。诸葛诞与文钦向来不和,产生分歧之后,心有不快,便找借口将其处死。本在包围圈外待命的文鸯和文虎听闻诸葛诞杀了他们的父亲,愤而投降曹魏。司马昭了解到此时诸葛诞刚愎自用,已经无法听劝,于是多次在城外旁敲侧击,挑拨诸葛诞和部下之间的关系,导致城中陆陆续续有将领带兵出城投降。司马昭对出城投降的兵将十分优待,以诱惑城内还处于摇摆状态的人。

  文鸯与文虎投诚之后,司马昭立即将他们封为关内侯,这一消息传入城中,寿春城内军民反抗之心几乎瓦解。见时机成熟,司马昭立即下令攻城,没多久便攻下寿春,老天爷还顺便下了一场雨淹掉魏军营地以示庆祝。诸葛诞妄图率军出逃,最终被魏兵阻截,死在兵刃之下。叛乱结束后,诸葛诞被灭三族,十分凄惨。

  三哥还告诉向十三和张心岂,文鸯少年意气,也被“灵力”选中,将会变成一个星灵。向十三和张心岂听完所有故事,一脸被剧透的样子,却完全没搞清楚所有事和“迷城”的关系。三哥却半推半掩,似乎有所隐瞒。半夜,三哥趁另外二人熟睡之时,偷偷离开,连一封口信都没有留下。

  当向十三和张心岂醒来时,发现三哥不见了,十分惊慌,他们知道,昨天三哥一定看到了什么不能告诉他们的事情。向十三决定亲自尝试启动“六爻乾坤仪”来一探究竟,但是却不知道从何下手。突然一道闪光照耀,一个散发着光晕的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并帮助他们启动了“六爻乾坤仪”,之后便消失了。

  “六爻乾坤仪”启动之后,向十三和张心岂看到了一副凄惨的景象,在“迷城”崛起之后,黑暗力量吞噬了所有国家,许多人受其影响,变成了行尸走肉。貂蝉想要带领“血婆娑”对抗“迷城”,还有几个化身也前来助阵,仍然无法匹敌。而这时,三名女子联合在一起,集合了将星之魂,变成了一个强大的新化身,仅用一招便击散了“迷城”的阴霾,天下恢复原貌。

  虽然依然不知道三哥看到了什么,但是向十三和张心岂知道,现在没空去管这些了,他们相信三哥一定能够处理好他所看见到的问题。现在,他们必须立刻去找到从“六爻乾坤仪”中看到的那三名女子,她们将是战胜“迷城”的关键。

 

拾壹

 

  时间流转,我们重新回到一切的起点。那是六十年前的一个深夜,一个士族家庭诞下了家族里的第三个孩子。那一天,如果有人抬头仰望天空,会看见一道异样的光芒落在这户人家上——但是那一天,所有人都无心顾及天空的异象。新的一轮党锢之祸,让这个家庭在第二天就支离破碎,大哥带着两个弟弟逃离了洛阳,过上了相依为命的流浪生活,而他们的父母则在狱中被宦官残害而死。

  一个幼婴,在两个哥哥的照料下艰难成长,却也在短短一年内同时失去了相依为命的两个哥哥。他的大哥在一次搬运货物时被重物压扁,血肉模糊,难以辨认。而在之后的黄巾之乱中,他的二哥随同波才出征,却不想波才军全军覆没,从此二哥也下落不明。黄巾之乱结束后,这个孩子带着他在黄巾军中结识的伙伴,开始了他们周游全国的旅程。

  在旅行中,这个孩子游遍了天南地北,见到了民生百态,却也心生一个疑问。自己到底是谁。他经常能够感觉到自己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天赋,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将这个天赋使用在正确的地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些天赋。在旅程中,三哥是队伍里的核心,他有时候会很严肃,做出决定;有时候又很随意,任由其它伙伴发挥;有时候甚至有些诙谐,玩世不恭。向十三一直觉得,三哥应该能有更大的作为,但是却被什么事物束缚住了手脚。

  战争迟迟没有结束,当你以为,大家都希望战争早点结束时,事实却并不是这样。无数人,想在这乱世建立功名,想要自己留名千古,如同曾经的先贤一样被人铭记。于是,一年复一年,世道反而越来越乱,诸侯此起彼衰。有的人疲倦了,退出了这场争锋,却终不能全身而退,死于非命。有的人开始愤怒,对这个时代的纷争感到绝望。哀怨、愤怒、痛苦,人们的负面情绪越来越旺盛,有一样东西,也越来越强大。

  当经历了所有的一切,三哥心生疑惑,当他接触到“六爻乾坤仪”时,他提出了疑问,而神器则给了他回复。“六爻乾坤仪”给他展现了一个令人恐惧的景象,尸骸遍野,万物枯寂,这是“迷城”带来的灾祸。“你拥有可以改变这一切的力量,只有你可以!”一个声音在三哥的耳边低语,顿时,三哥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三哥又一次来到西凉,但当他来到这里时,他发现,“六爻乾坤仪”给他展现的景象并不是真的。而这时,一个穿着斗篷的人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将他击晕。“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了。”刘协脱下斗篷,“那么,现在,一切都已经齐备,让我们一起揭开‘迷城’的真面目吧!”

  于此同时,张心岂和向十三回忆着幻境中看到的那三位女子。张心岂清楚得记得其中的一位,他曾在蜀地见过,是李遗的夫人,他记得名叫关银屏。关银屏是关羽的女儿,虽然只是一介女子,却也身经百战,十分勇武。但是还有两位到底是谁呢?他们又想起,三个人都身着红色的盔甲,是蜀汉的风格。三人作战时也有很好的默契,说明一定相识。于是,他们决定从这一点下手,开始着手调查。

 

番外篇

 

夏侯岚:曙光

 

  魏军方阵兵团,训练有素,步伐整齐,是精锐中的精锐,其摆出之盾阵,更是无坚不摧。另一边的蜀汉大军,却好像一群散兵游勇,中间实际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不占多数,大部分是一些农民应征入伍,身上穿着的装备相比魏军也差距甚远。实力的差距,十分悬殊。

  面对强大数倍的敌人,蜀汉的军人却丝毫没有恐慌,他们拿着武器,坚守岗位,等待敌人兵临城下。战场的局势,瞬息万变,只要稍加分神,便会让人捉住可乘之机。任何强大的事物,总有那么一到两个软肋,只要抓住时机,便可瞬间击溃。

  突然,一男一女两名穿着厚重盔甲的将领,骑着马从蜀军后方猛冲出来,身后同时跟着一批精锐的骑兵部队。随后,其他蜀兵也闻风而动,紧随其后。行至中段,两人猛然分道,军队也自然而然地分开两半。两个人带领着军队,竟然瞬间便冲破了军阵。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进攻打懵了,很多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踩死在了马蹄之下。随后,蜀汉步兵也杀进敌阵,一场血腥的厮杀开始了。

  “此二人何许人也,竟能够突破我们的铁甲盾阵?”在魏军后方不远处,曹真正和张郃观察着前方的战况,张郃见此二人如此勇猛,好奇地问道。

  “那名男子,名曰姜维,原为我军部将,前一阵子各军盛传姜维已叛离大魏,将其拒之城外,结果,他真的叛逃诸葛亮了。”曹真叹气一声,“姜维本无二心,此次叛逃,皆因边戍将领被流言蛊惑,我大魏失去一良将,实为可惜。”

  “那名女子又是何方神圣?”张郃又问。

  “乃妙才将军之女——夏侯岚。不过她的背叛在我意料之中。数年前,她嫁给曹纯之子曹演,此本应该是值得庆幸之事,她却闷闷不乐,没过多久竟然请命去天水戍边,这一去便销声匿迹。”

  “那就明白了,此二人原为魏将,对此阵法有所了解,自然破之。”

  “但是已经不重要了,如今你已破街亭,诸葛亮这次出征已经失败,他只能撤军回成都调整,再准备后面的计划。我军连日作战,也已疲惫不堪,乘胜追击,没有什么意义。这场战斗,就当是最后的小打小闹,我们就看一会儿蜀军在我们大魏的两位叛将的带领下,能掀起什么风浪,顺便等一等即将响起的撤退号角吧!”

  正如曹真所言,虽然在姜维和夏侯岚的带领下,蜀军并没有落得下风,但是诸葛亮已经下令,姜维和夏侯岚也只能被迫带领部队撤退。已经深入敌阵中心的他们,丝毫没有畏惧,仍然英勇杀敌,边战边退,最终成功带领着部队脱离了战场。见蜀军已经撤军,曹真于是也下令撤兵。

  “看来,我大魏损失两名良将。”张郃叹道。

  “本不属于我们的,谈不上损失。”曹真转身驾马离开。

 

  “你这野孩子,怎么这么调皮?你好歹是个女孩子,懂点礼仪,端庄贤淑一些不好吗?”管家婆不止一次这么对夏侯岚说。

  夏侯岚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女孩,她的特别,体现在很多方面。她天资聪慧,比常人更早地学会了说话和走路,两三岁的年纪就已经能够背诵许多太学经典。她与众不同,一介女子,却从不能安分地在闺房中听大人给她讲该如何成为一位优雅的女士。当别的女孩坐在闺房里熟悉礼教时,夏侯岚却跟着哥哥们学习舞刀弄枪。

  虎女当如父,就像他的父亲夏侯渊一样,她自小就非常能打,她的哥哥们都不是她的对手。当然,若不是夏侯岚这样的性格,很多人并不太相信她是夏侯渊的女儿。之所以有这样的说法,就要从一开始说起。

  当年,夏侯渊出征归来,却带回一女婴,称是自己的女儿,取名夏侯岚。他家中之人虽心存疑虑,但是迫于夏侯渊威严,不敢言明。众多人中,只有曹纯似乎对此深信不疑,并再三前来提亲,希望夏侯岚长大后可以嫁给自己的儿子。

  之后,夏侯岚慢慢长大,勇猛果敢的性格逐渐显露,大家越来越相信她真的是夏侯渊的女儿,渐渐地便再无疑问。然而,曹纯并不那么幸运,早早去世。临终前,他对夏侯渊说,一定要将夏侯岚许配给曹演,满足他的心愿。但是夏侯岚内心却一直非常抵制这门婚事。

  有人说,曹纯之所以这么希望夏侯岚嫁给自己的儿子,是因为之前夏侯涓的遗憾。夏侯渊有一个侄女,名叫夏侯涓,那年正值饥荒,为了保住这个女孩,夏侯渊选择牺牲了自己一个刚出生的儿子,把省下来的粮食喂给小侄女。后来夏侯涓被他抚养长大,正值谈婚论嫁的年纪。曹纯一直想让自己的儿子取走夏侯涓,多次和夏侯渊提亲。

  却不想事与愿违,夏侯涓一天私自出城拾柴,竟遇见了张飞。两人意外地摩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在知道家人一定不会允许这门婚事之后,张飞和夏侯涓竟然选择了双宿双飞,夏侯渊和曹纯二人得知此事,怒发冲冠,却也无可奈何。

  两人对此事一直怀怨在心,想要找机会从张飞手里把夏侯涓抢回来。直到那一天,夏侯渊从战场上带回来了夏侯岚,仿佛所有人都立刻忘记了夏侯涓的事一样,曹纯也整天围着夏侯岚转,再也不提夏侯涓之事。

  不过,从战场里带回来的野孩子,不知道母亲是谁,夏侯府上也少有人真的把夏侯岚看做家人。因此夏侯岚的童年生活并不是那么愉快,既没有多少朋友,也没有得到多少来自长辈们的关爱,夏侯岚的哥哥们也几乎没有给她有过什么好脸色。对于奴婢、侍从们来说,夏侯岚简直就是一个怪胎,除了日常必要的接触外,也都不太愿意接近她。她在人前佯装坚强,却经常默默一人在房间里哭泣。

  这样的生活环境,让夏侯岚更加奋发图强,因为不能外出,她于是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博览群书。每天早晨,她都会早早起来,于日出时分习武,于落日时分钻研各类兵法书籍,学习领兵之道。每日如此,夏侯渊觉得她是可教之才,于是也就教她骑射。夏侯岚年仅十岁,已经精于战斗技巧,别说同龄人,她的哥哥们也少有能在正面交锋中战胜她。

 

  有一天,夏侯渊带着夏侯岚外出,碰到了一个野道士,野道士看到夏侯岚后,两眼放光,一下子凑到夏侯岚面前,端详了一小会儿,然后开口说道:“小姐,您这身上,可有真龙之气啊,这是何故?”

  夏侯渊听罢,突然变得很紧张,一脚把野道士踢开,然后拉着夏侯岚往回跑。从那之后,夏侯渊再也没有带夏侯岚外出,同时还命令属下时刻监视夏侯岚,只有在自己教她骑马射箭带她去马场时才允许她离开夏侯府。夏侯岚被父亲这样的反应惊呆了,野道士对她说的话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但是她却一直不能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父亲听到这句话能有如此大的反应?

  之后,曹操攻汉中,夏侯渊出征,此时家中已经无人可以镇住夏侯岚,夏侯岚行动于是变得十分自由。同时,因为本来家里人都不太待见夏侯岚,所以夏侯岚就算离家好几日不回,也常常不回被注意到。不过,夏侯岚依旧保持着每天习武阅读的习惯,从不落下。她相信,一直坚持下去,这些东西她以后一定可以用到。

  汉中之战,曹军大败,夏侯渊为老将黄忠斩杀,没能够活着回来。夏侯岚知道其父并不是善于领兵的将领,而且诸事喜欢亲力亲为,上阵杀敌,冲锋陷阵那都是常有的事。所以似乎在夏侯岚看来,父亲战死是迟早的事情,竟然一点儿也没有悲痛,反而有些骄傲。

  所以,在夏侯渊的葬礼上,夏侯岚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留。家中人无不觉得她无情无义,更不愿意与她来往。而夏侯岚的兄长也陆续到达入伍的年纪,有的被封官职,有的则入伍带兵打仗。夏侯岚愈加觉得孤独,每天依靠习武读书来消磨时光。

  夏侯渊死后,侍从们更加不再愿意看管夏侯岚,夏侯岚几乎变成了自由身,经常逃出夏侯府,在城中闲逛。期间,她在大街上听到了许多关于外面世界的传闻轶事。要知道,夏侯岚自长大以来,就从来没有出过许都,对外面的世界只能从父亲和哥哥的口中了解一二。因此,一直以来,夏侯岚都很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那一段时间,夏侯岚沉迷于一些街边评书人士的故事。但是这样的时光没过多久,曹操下令迁都洛阳,夏侯岚自然也只能同行。迁都过程中,夏侯岚经常趁着队伍休息的档口去各个地方听一些说书人讲故事。在这期间,她听到了许多关于刘关张的故事,被深深打动,内心对他们产生了敬佩之情。

  迁都洛阳后,夏侯岚的自由活动时间越来越宽裕,于是她经常悄悄到附近各郡玩耍。凭着自己夏侯渊之女的身份,她去哪里都畅通无阻。也正是这期间,夏侯岚在各地大街小巷中结识了许多朋友,虽然都是一些小地痞流氓,但是对于夏侯岚来说,这些朋友对她来说反而有些难能可贵。

 

  夏侯岚十一二岁便可以敌其兄长,天赋异禀,在家中却连侍从都不太愿意看上一眼,只能经常出门与地痞为友,内心十分不甘。终于有一日,她下定决心,要女扮男装,混入军队之中。因为平日听到许多关于刘备的事迹,她对刘备异常痴迷,于是化名刘岚,乔装打扮了一番,不过因为这个姓氏的特殊原因,她差点儿就没能成功。好在登记官并不是很有文化,竟然把“刘”字写成了“邓”,于是她变成了“邓岚”,成功蒙混了过去。

  夏侯岚入伍之后,被分配到了洛阳的城防军中,除了接受一些新兵训练外,每天还会被安排和几个老兵搭档在城内巡逻,主要任务是维护治安,当然有必要的话也可以抓捕一些妖言惑众的说书人。

  然而,在每天执行任务时,她发现那些老兵普遍都不太称职,即使看到有盗贼抢劫之事,也常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而自己还经常去欺压百姓,强抢百姓钱财。夏侯岚不管前辈的指示,凡是有盗窃之事,必会上前阻止;如果有老兵要欺压百姓,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制止这种行为。但是正因为这样,她和那些老兵产生了许多间隙。

  城防军虽说大部分都不是精锐,但是将士们基本都资历不浅,随便点一个都可以说自己是和谁谁谁哪个大将军一起打过仗,因此总有一些人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整日又无所事事,靠着欺压城中劳苦百姓为乐。夏侯岚十分看不惯这种行为,因此经常会为百姓出头。而那些老兵当然不能容忍这样一个瘦弱的新兵蛋子就当街这么对他指手画脚,有一个老兵有一天终于忍无可忍,对夏侯岚大打出手,结果反被她一招制服,哭喊不得。

  这事儿发生一次两次,大家都没太以为然,结果后来,每天只要和夏侯岚在一起执行任务的,总有那么一两个会被她教训。这事儿传开后,城防军中再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和她分为一队。夏侯岚的事迹很快传遍了全城,她在百姓中也取得了非常好的口碑。直到这时,夏侯家的侍从们才意识到自家千金小姐不见了,于是赶紧循着城中传闻在军营中找到了她。

  有人把夏侯岚发生在军营里的事禀告给了曹丕,他听闻此事后,竟被逗乐,思前想后,下令让夏侯岚去新兵营给新兵做教官,之前的事情也就不再追究。

  夏侯岚熟读兵书,自幼习武,懂得不少练兵理论。在新兵营做教官的她,很娴熟地将书本上的知识运用到实践中。起初,因为她为一介女子,军中将士多有不服,她于是下了命令,凡是对她有意见的,都可以挑战她,而且她会让那个人三招。每下此战书,皆有数人上前,但都没有一个人能在三招内打倒夏侯岚,却被她反手一招便击倒在地。

  在训练时,她有自己研究出来的一套优化训练的方案。对练兵而言,张弛有度十分重要。夏侯岚在进行训练时十分严格,高高在上;而训练后又和兵士们打成一片,平易近人。因此,她训练的新兵成长非常快,比别的教官快数倍的时间便可以训练出一支精锐部队。

  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和曹演订婚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夏侯岚也不能再留在新兵营担任教官。

 

  夏侯岚与曹演的婚后生活并不幸福,她觉得这场政治联姻十分愚蠢,一直想要找机会摆脱曹演。曹演对夏侯岚对自己的不屑态度也十分不满,两人婚后也从未行过房事,两人矛盾日益变大。但是夏侯岚功夫了得,曹演自知夏侯岚的哥哥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就更别说自己了,所以也不敢对夏侯岚动粗,两人就那样僵持在那里。

  这时,曹丕驾崩,有密探来报,诸葛亮已经在集结军队,准备北上攻魏。夏侯岚和曹演都想抓住这次机会,趁机随军出征,远离这个愤懑的家庭。新皇帝曹叡了解了情况之后,于是同意曹演带兵备战诸葛亮。而夏侯岚则请命前往天水戍边,曹叡思前想后,觉得并无大碍,便派遣夏侯岚前往天水。

  但是没想到,夏侯岚这一去天水,反而出了大事。途中,夏侯岚又到处询问蜀汉现在的情况,得知关羽、张飞死后,刘备为了给兄弟报仇,领兵出征,夏侯岚被这份义气折服,对刘备的崇拜之情更加加深了。到达天水之后不久,诸葛亮北伐军至,夏侯岚加入姜维军中,助姜维练兵。

  当时,魏军许多将领一同在边境巡查,听闻蜀汉大军将至,慌忙撤退。却不知为何,军中突然有传闻姜维有逆反之心,撤退时竟将姜维拒之城外。而后,夏侯岚随姜维辗转多个城寨,皆不理睬,闭门拒之。见到这一幕,夏侯岚幼年被所有人排挤的记忆涌上心头,觉得曹魏治下的人太过无情,发现原来自己对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了一点留恋之情。

  这时,姜维军中突然有人提出,既然魏不要他们了,为什么不投靠诸葛亮,何必在此纠缠不清。夏侯岚听说有人建议要投奔蜀汉,突然回想起曾经听到过的刘关张的精彩故事,想到自己对刘备深深的仰慕之情,于是赶紧也向姜维提议,不如就趁此机会另投明主。

  起初,姜维还有些犹豫不决,夏侯岚和属下的人多次劝诱姜维,加上周边没有一座城愿意为他们打开大门,姜维最终非常绝望,终于决定听从建议。他们连夜赶往汉中诸葛亮的北伐大本营,宣誓效忠。

  诸葛亮见到姜维和夏侯岚,一眼便看出两人非同寻常,笑着说:“奸臣贼子今失两员虎将,而我军得之,幸哉!北伐胜利在望了!”

  深夜,夏侯岚想和诸葛亮了解先主之事,却发现帐中诸葛亮正和一名军士高谈兵法,诸葛亮称其为幼常。夏侯岚只听数句,便知此幼常虽学富五车,然皆为空谈,不能重用。但令她没想到的是,讨论最后,诸葛亮竟对幼常委以重任。

  幼常走后,夏侯岚请求进入帐中,诸葛亮知道是她,想也不想就请她进帐长谈。夏侯岚给诸葛亮讲了她的故事,说了她的身世,诸葛亮竟然反问:“你有怀疑过你的身世吗?你真的确定你就是夏侯渊的女儿?”夏侯岚坦然曾经确实有过怀疑,苦于没有证据,便不再去想。

  临分别前,夏侯岚对诸葛亮提了一句:“此幼常言过其实,不可大用。”诸葛亮听罢,竟大笑起来,反说道:“你一个女儿身,竟能说出这话,未免不太合适。马谡可用不可用,来日便可知晓!”夏侯岚觉得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马谡,太过危险,甚至可能会葬送这次北伐,但看诸葛亮信心满满,自知不可能说动,便不再相劝。

  没过多久,马谡大意失街亭,诸葛亮在众将士面前无奈挥泪斩马谡,想起夏侯岚前几日竟说出了当年先主对他说过同样的话,不禁感慨,如今自己在识人用人上竟然都不如一介女子。

 

  夏侯岚跟随诸葛亮撤回了成都,在这里遇见了关银屏。两人一见面,竟二话不说取出自己的武器,在庭院里打了起来。两人都武艺高强,互相见招拆招,周围的兵士没有一个能插手。枪与剑碰撞的清脆金属声仿佛敲打出一首乐曲,太阳照射在光亮的剑刃和枪刃上还反射出耀眼点的光,围观将士惊呼这原来才是真正的“刀光剑影”。

  这个时候,张皇后正好从后庭出来散步,见到关银屏正和一女子比武不相上下,竟然也战意盎然,明明穿着臃肿的长袍,依然从旁边侍从的腰间躲过一把剑,箭步冲了上去,加入到这场比武当中。三人扭打在一起,“乒乒乓乓”的声音冠绝于耳,旁人看着这状况,仿佛三个人正在一边奏乐一边跳舞,好不刺激。

  光影在四面的墙上反复划过,三人的打斗激起了一阵又一阵强风,此时正值夏季,本是十分炎热的季节,周围的人却感觉不到一点暖意,强风还时不时打落一旁的树叶,人们皆以为提前入了秋季。

  她们三个不知道打了多久,一直难分上下,路过此地的兵士、官员、将领都留下来驻足围观。这里围聚的人越来越多,很快皇帝刘禅也听闻此事,带着诸葛丞相匆匆赶来。诸葛亮见状,感觉这里现在已经乱了秩序,愤怒地斥道:“在这宫廷之地,岂能由你们这般胡闹,速速散去!”

  听到诸葛亮的声音,正在激烈打斗的三人也停了下来,这时她们才发现自己周围几乎聚集了朝中的大部分文臣武将和侍从宦官,而刘禅和诸葛孔明正无奈地看着他们。

  “哈哈哈哈,好久没有打得这么痛快了!”关银屏笑道,“你果然也不是等闲之辈。我乃关羽之女关银屏,请问你是?”

  “我是夏侯岚,夏侯渊的女儿!不过我已与曹贼再无瓜葛。”夏侯岚回答道

  “早有所闻,夏侯渊有一虎女,竟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厉害!”张皇后笑着说,“好久没有动了,这次也是舒活了一下筋骨。”

  “好了,你们也闹够了……明明是三个女子,却这么爱动、爱打架!”不知道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兵士在他们背后说了这么一句,没想到三个女子循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揪出了说这话的兵士,然后一人一拳撂倒了他。

  这一段故事虽然说史官并没有过记载,而且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关银屏和夏侯岚一见面就武器相向。但这个故事通过口口相传,竟然出现了很多说法。有人说关银屏和夏侯岚是心有灵犀,一见面就感应到了对方的想法,于是要比个高下;有人说她们两个前世是仇家,要在这世清算;也有人说她们是以舞会友,这只是比较特别的交友方式。

  不管上面哪种说法,从宫廷中传到民间,再从民间传到各地,这场在成都宫中发生的三人比武,一时间成为了各地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据说就连孙权、曹叡上朝时,都专门花了数天和群臣探讨这中间的故事。

  据说那件事之后没过几天,夏侯岚、关银屏和张皇后——也就是张星彩,就义结金兰,共同发誓,要一同为汉室的江山社稷贡献出自己的力量,至死方休。

  “有此三人在,我大汉,肯定能迎来新的曙光啊!”诸葛丞相笑着对刘禅说道。

 

友情链接 MORE+